八一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49|回复: 1
收起左侧

兄弟,替我回家 中越战争纪实

[复制链接]

37

主题

115

帖子

438

积分

一级士官

Rank: 3Rank: 3

积分
438
发表于 2018-10-12 00: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兄弟,替我回家 中越战争纪实
面对昔日战友最后的栖息地,我缓缓地脱下军帽,立正,向着墓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久久不肯放下,那战斗中的一切,又一一闪现在我的眼前……

右手被炸十多处7月12日,用火炮打击敌***反扑的那天早上7点,隐蔽在山沟、洼地的我军炮群仿佛滚雷一般咆哮起来,加农炮、火箭炮的炮弹拖曳着耀眼的火光交织飞舞着落在敌人盘踞的阵地上,火光闪闪硝烟弥漫,爆炸声响彻云空。
炮击刚停止,担任主攻的某部四连便发起了冲锋,向敌人盘踞的高地风驰电掣地冲击。

一班长王东红从隐蔽的草丛里一跃而起,提着冲锋枪带领全班率先进入敌阵地。一个端着冲锋枪的敌人看见我军从天而降,惊慌中向一班长猛扑了过来。“你个瞎苦儿来送死!”东红心里狠狠地骂着,机灵地一滚,手中的枪响了,一梭子过去,只听见前面那个家伙一声惨叫,捂着肚子,摇晃了几下栽倒在地。王东红是去年12月由会泽入伍的新兵,开赴战区后被火线提拔为三连二排一班班长,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则是二排的排长。

他指挥着全班继续前进。

子弹仿佛尖厉的狂风“呼呼”、“啾啾”地从头顶刮过,手榴弹像闷雷一样炸响,敌人坚固的防御阵地被撕开一个口子,一班边搜索边前进。

“班长,你负伤了!”王东红似乎没有听见,他继续猫着腰搜索着,当小马第二次喊他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头上、耳边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满手都是粘呼呼的鲜血,血珠子顺着脸颊往下流。

“班长,你负伤了,我给你包扎一下!”战士马有亮说着,掏出一个急救包“哧”地一下撕开,取出三角巾缠在班长头上。

正在包扎时,王东红突然看见几个敌军鬼头鬼脑地从隐蔽洞里钻出来。

“小心敌人!”王东红一把推开为自己包扎伤口的小马,用军帽盖住自己的头端起冲锋枪就是一阵扫射,受到猛烈袭击的敌人像受惊的麂子一样连滚带爬缩回隐蔽洞。王东红几步飞纵过去堵住了洞口:“嘿嘿,这回看你们往哪里跑?看老子咋个样子收拾你们!”说完,便从后弹兜里摸出几颗手榴弹,用牙一咬便摔进洞内,“轰轰”沉闷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一阵夹杂着血腥味刺鼻的硝烟从洞内飘散出来,王东红再次端起冲锋枪对准洞内就是一气扫射,打完一梭子,小心地进入洞内,五个敌人血肉模糊全部上了西天。王东红捡起几个弹匣插在子弹袋上从洞内走了出来。

王东红一把抹去流到眼睫***的血水正要往前冲,被我一把拉住:“东红,你的伤势很严重,流血太多了,立即给我撤下去,暂时由副班长张鹏代理你!”“排长,你就让我留在这里嘛,再咋个说我们都是老乡呢!”王东红强压着冒上来的怒火恳求着:“排长,让我在这里吧,轻伤不下火线!”他眼神坚决,我只好拿出急救包、消炎粉仔细为他重新包扎好伤口。这时候,王东红看见自己班的三个战斗小组都在,赶紧抓住短暂的时间说:“同志们,收复失去的领土,为战友报仇!”说完一跃便出了战壕。

突然,一发炮弹呼啸着飞来,“轰”的一声便在王东红不远的身边响了起来,他被击中了。王东红低头一看,弹片撕开了他的袖子,钻进肉里,有十多处伤口,鲜血汩汩往外流,染红了冲锋枪,他用左手卷起衣服,用牙齿撕开一缕勒住右胳膊,此时前方暗堡重机枪、高射机枪正在喷射着毒蛇一样的火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主题

115

帖子

438

积分

一级士官

Rank: 3Rank: 3

积分
438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00: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孤身炸暗堡王东红看着张鹏手里的***包心想:“自己的右手不能动了,枪也打不成,干脆我去炸了它!”他对张鹏说:“把***包给我!”张鹏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紧紧抱住***包,生怕被他抢走:“班长,你的伤很重,这个任务交给我吧!”“班长,我去吧!”战士们争执着。

“你们都好脚好手的要好好的战斗,我正因为负伤了才适合我去炸,你们都不要争了,这是命令,把***包拿来!”王东红看了看战友们。张鹏看着班长被鲜血和硝烟染得五颜六色的脸庞松开了手。“你们火力掩护我。”王东红用胳膊夹着***包冒着枪林弹雨向疯狂扫射的暗堡方向爬去,他爬过的路被血迹染红了。

战士们睁大眼睛凝望着班长一会儿被硝烟吞进一会儿吐出的身影,热泪簌簌的流了下来。

王东红紧紧夹住***包,巧妙地利用有利地形接近暗堡,灵活变换着匍匐姿式前进,一步步向暗堡接近。全班战士的心都在随着班长的前进而激烈跳动着。

在战友们的掩护下,王东红终于贴近了喷吐着毒蛇信子一样火舌的暗堡,只见王东红麻利地放好***包一拉火就势滚进了战壕。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隆”爆炸声,暗堡飞上了天。

完成任务的王东红一步步地往战友身边爬行着,心里很高兴:“看你们还猖狂,总算拔掉了它。”这时,一发炮弹刺耳的怪叫着“轰”的一声便在王东红身边爆炸了。“班长、班长!”战友们呼喊着冲到了王东红身边,扒开班长身边的杂草仔细一看,王东红的膝盖被炮弹炸烂,腰部被撕开一个大口子,鲜血从班长的耳朵嘴巴里流了出来,这个坚强的战士,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对我说:“……兄弟,替我……回家……”“班长牺牲了,班长牺牲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阵地上回荡,我紧紧抱住王东红的遗体泣不成声地说:“东红,我真不该让你留下啊,我混蛋,我应该强行让你撤离阵地啊!”火化王东红遗体的时候,文书仔细数了一下,王东红烈士的遗体上留有五十多处被弹片撕裂的伤口。

我替兄弟回家战后,我奉命到王东红家。这既是我的任务,也是为了完成烈士生前的嘱托。我要替他去看望他长年在土地上辛苦劳作的父母和亲人。一路上,苟活的、汗颜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安慰烈士的双亲。

行程一天半,终于到达会泽县城,在民政局的支持下,我与烈士所在地的人民政府取得了联系,并根据我们的日程安排把具体时间通知到烈士亲属那里。

6日,我们与民政局的同志驱车来到会泽最为贫困的大海乡去看望烈士王东红的亲属。到达王东红家所在的村子的时候,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亲属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的祭奠仪式。尽管他们早已收到阵亡通知书与革命烈士证书,但是看到我们的到来,刹那间,鞭炮齐鸣,迎接亲友到来的呜咽低沉的土制唢呐顿时吹奏着,让人凄然泪下的丧葬调子引着我们向烈士的家中走去,亲人们呼天抢地的哀嚎声响彻云空。

我在心里对战友说:“兄弟,你就放心地安息吧,今天我替你回家了!”王东红年迈的双亲坐在地上悲怆地哭着,我再也忍不住泪水,流着泪把双亲搀扶进堂屋里,诉说着王东红生前的英勇与牺牲的过程,当我把王东红烈士遗留下来唯一一套穿过的稍微有点新的军装及开赴前线时的照片、二等功的军功章拿给双亲的时候,老母亲看着儿子的照片哭晕过去。

经过一番忙碌,老母亲终于醒了过来,当她得知儿子是与我一起出去的时候,老人紧紧地拉住我的手,端详着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诉说着王东红的一切。如果他没有死也与我差不多啊!此时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扑通”一声跪倒在老人的面前惭愧地说:“妈妈,是我不好,只有我活着,我羞愧啊!我是他的排长没有把他带回来,是我的责任啊!”老人强忍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情,慢慢地冷静下来,王东红的父亲看着我说:“你也不要太难过,战场的事情我们清楚,不是你的错啊!是他没有与我们父子母子相聚的缘分啊!他走了是他命短,只能怪他没有福分,既然现在他的魂回来了,我们做老的也不能亏待他,尽管他在烈士陵园,毕竟没有回家啊!我们就在祖坟里面再安葬他一次吧。”葬礼面对老人如此难能可贵的理解,我们无言以对,在老人的盛情邀请下,我们留下来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中午参加了按照会泽风俗准备的王东红的葬礼。

葬礼相当隆重,一口柏木的黑漆棺材只把王东红烈士的军装作为王本人装在里面;由王东红烈士仅4岁的侄子作为孝子端着灵牌;根据风水先生的安排,棺木启动的时候,如泣如诉的唢呐声再次呜咽地响了起来,鞭炮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仿佛战场的喧嚣一般。

村子里出了个功臣,不是亲属的群众流淌着对英雄崇敬的泪水自发地走出家门,哭着数落着王东红烈士的好处,加入到送葬的队伍。

整个葬礼按照风俗在悲哀的气氛中完成,我们用木板临时赶制了一块墓碑,立在烈士的坟前,以寄托我们的哀思。面对昔日战友最后的栖息地,我缓缓地脱下军帽,立正,向着墓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久久不肯放下,那战斗中的一切,王东红的笑貌,一一闪现在我的眼前……

民政局的同志看到烈士家中的贫寒,特意批准从烈士亲属慰问金中补助烈士亲属人民币1000元,那时牺牲烈士的抚恤金是每位500元。我们凑了200元钱交给老人作为一种敬意,老人硬是拒绝,我们趁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钱压在烈士的灵牌下面,当我们把部队的慰问品及心意送达给老人的时候,老人再次哭了,哭得很伤心,但是他们坚强地说:“谢谢政府,谢谢部队,政府这样对待我们,我们没有什么说的,王东红死得值!”我们走了,王东红的双亲及亲属把我们送出很远很远,临分手的时候,他的双亲再次拉住我们的手说:“你们回去好好地打击敌人吧!你们不要管我们了,他的哥哥及弟弟妹妹会照顾我们!”没有任何要求,没有任何责怪,听着如此理解的朴实话语,我们的双眼被泪水模糊了……  
来源: 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