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32|回复: 3
收起左侧

截访公司的“火热生意”:押送一人费用2万 鼓励访民多上 访

[复制链接]

241

主题

444

帖子

1664

积分

四级士官

Rank: 8Rank: 8

积分
1664
发表于 2018-11-20 10: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截访公司的“火热生意”:
押送一人费用2万 鼓励访民多上    访
新京报


63岁的江西上犹访    民陈裕咸死亡后,以牛力为首的截访团伙浮出水面。在北京警方的迅速行动下,牛力等12名主要成员全部落网,目前正等待判决。
牛力,这个河北承德出生的农民之子,用短短4年时间在北京的截访圈内占据了一席之地。从2012年从事截    访以来,牛力抓住了截访的巨大商机,在2014年自立门户,直至2016年成立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构筑起一条包括地方政    府、信息员、截    访司机、黑保安在内的截访利益链条。
目前,牛力、牛铁光等1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分别以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案件于2018年5月24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至今尚未判决。
1.jpg
▲犯罪嫌疑人牛力的父亲牛宝华呆坐在牛力与前妻的结婚照旁。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访致死案12人被抓
陈裕咸死亡后,北京警方迅速行动,将牛力等12名主要人员在一个月内控制。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显示,12被抓人员为:陈云、郭林鋆、张法辉、苏日力格、张立阳、牛铁光、于雪彬、陈家全、牛力、康瑞超、张盼、李鑫星。
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2017年6月4日,陈裕咸死亡当晚,牛力与女友高珍艳正驱车赶往山西阳泉,为前妻季芳母亲庆贺66岁大寿。
牛力母亲崔桂芝告诉新京报记者,牛力与季芳婚后育有一女,今年13岁。双方离婚后,由于孩子的缘故,两家还互有走动。2017年6月5日,陈裕咸死亡后仅一天,牛力赶到了山西阳泉,牛力父母也在场。崔桂芝回忆,6月6日清晨,她看到牛力与季芳面色凝重,一问才知是北京截    访出了事。当天,牛力即开车前往江西。崔桂芝称,当时老两口还不知道是出了人命,但也意识到事态严重,牛力的火速离开即是为了去“求援”。
据牛力供述,虽为“求援”而去,自己这趟江西之旅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悠然自得”,与江西多地信访官员进行了互动。6月7日,牛力到达南昌,当晚与青山湖区信访局工作人员吃了饭;6月8日,铅山信    访    局有关负责人通过微信朋友圈获悉牛力在江西,后该负责人安排牛力爬山,并在山上住宿;6月10日,牛力到达上饶县,时任上饶县信    访局局长安排牛力体验农家乐的摘杨梅。
表面上的悠闲未能掩盖牛力对严重事态的不安。牛力供述称,6月6日,陈家全给其致电,询问陈裕咸事件该如何处理,双方约定见面商量。6月7日,牛力与陈家全会合后,驾车前往江西。这期间牛力曾多次致电时任上犹县信    访局局长赖学文,询问陈裕咸事件如何处理,但赖学文回应称,此事由政府处理,让牛力不要管。
6月11日早间,牛铁光媳妇致电高珍艳称,牛铁光已被北京警方抓获。当天,牛力吩咐陈家全马上赶回北京,因为车是陈家全的。牛力称自己又与赖学文通电话,与赖商量保他的人,其间牛力将牛铁光、陈家全、于雪彬名字发给赖学文,牛力称赖表示只能保这3个人。
6月13日,上饶市在德兴市梧峰洞宾馆召开各县市区管委会信    访负责人参加的信    访会议,牛力供述称自己也列席了此次会议,但未进入主会场。上饶县信    访局负责人否认了这一说法,他称牛力确实在梧峰洞宾馆,但那次会议没有非政府人员参加,牛力没有进入会场。
6月14日,牛力在上饶市一家酒店被北京大兴警方抓获。笔录显示,牛力的女友高珍艳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后因证据不足取保候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1

主题

444

帖子

1664

积分

四级士官

Rank: 8Rank: 8

积分
1664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0: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牛力其人
据记者了解,陈裕咸致死案中的主要疑犯牛力,也曾是访民的儿子。
起诉书显示,牛力户籍地为承德市承德县下板城镇,父母均为普通农民。其母崔桂芝介绍,虽然起诉书上牛力为初中文化程度,实际其在1991年即因家贫而退学,并未读完初中。而1991年也是牛家的多事之秋,牛力之父牛宝华因对一起车祸赔偿不满,也成为访民。
在父亲上    访的数年间,牛力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挫折。1995年,十九岁的牛力报名参军,在通过各项考核的最后关头,却不知因何原因落选。随后,牛力揣着母亲资助的200元钱赴石家庄务工。牛力弟弟牛华回忆称,在父亲1999年赴京上    访无果后,牛力曾劝父亲不要再执着于上    访,“他劝我爸不要再为这些事跑了,跑也没有用。”
自1995至石家庄开始,牛力成为中国工商银行河北省分行的一名司机,此后十余年间,牛力购房、结婚、生子,人生走上正轨。2010年,变故来临。
当年,牛力因赌博欠下巨额债务,将其在石家庄价值40余万的房产抵债后,仍无法偿还。崔桂芝回忆,其间牛力甚至产生过轻生念头,独自一人在家乡铁道上徘徊,后经亲友发现及时通知了崔桂芝,才在火车距离仅200米时由4人合力将其拽下。同年,牛力与前妻季芳离婚。
在家乡停留期间,牛力曾在承德市短暂开过小吃店,不久即再次离乡。2012年8月,牛力至北京怀柔影视城当司机,为了躲避债主,牛力开始使用前妻季芳的姓名,人称“老季”。当年9月,牛力结识了自己踏上截访之路的关键人物肖青林。
据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牛力前雇主肖青林最迟在2009年即开始从事截    访,主要截访福建、安徽、西安访民。2009年,福建省霞浦县牙城镇访    民郑鸿良曾在京遭肖青林雇佣的截访人员殴打致轻伤。郑鸿良出示的北京盛唐法医学司法鉴定所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显示,郑鸿良为左内、外踝骨折,头皮裂伤,脑外伤后神经症反应,损伤程度构成轻伤。经警方调查,确认不明人员为肖青林雇佣。
种种迹象表明,牛力在跟随肖青林从事截访以后,就上了“轨道”。牛宝华夫妇回忆,那几年牛力的经济状况似乎得到改善,“每年能给我们万八千”,已完全摆脱了当年因欠债爬铁道轻生的状态。
然而,每当家人问起牛力在北京做何职业,牛力都闭口不谈。牛力父亲牛宝华与弟弟牛华均称,直至牛力出事以后,他们才获悉牛力是在北京做截访。唯一一次例外发生在2016年春节,好奇的崔桂芝问牛力究竟在北京干啥,牛力坦承,在帮政府做截访。崔桂芝以自己仅有的人生经验判断,这是一项高风险职业,规劝儿子小心,牛力却斥责称:妈你什么都不懂!
其实,彼时的牛力已因截访出过事。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显示,2014年12月18日,牛力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取保候审。崔桂芝称,那一次牛力就是因为截访被抓,但似乎不太严重,一个月左右就放了出来。牛力的截访之路并未因此阻断。

2.jpg
▲犯罪嫌疑人牛力父母在河北承德家中,两人中间为牛力与前妻季芳的结婚照。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

主题

444

帖子

1664

积分

四级士官

Rank: 8Rank: 8

积分
1664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0: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专做截访的汽车租赁公司
在2012年踏上截访之路后,牛力“如鱼得水”,事业推进速度不可谓不迅速。2014年,牛力脱离肖青林,开始独立拉人干截访。2016年,牛力以女友高珍艳名义,出资200万元在北京市丰台区成立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牛力成立的上述公司经营范围为汽车租赁;技术开发;技术服务;劳务服务;承办展览展示;会议服务;企业管理服务;经济信息咨询;销售汽车配件、机械设备、电子产品、汽车、日用品、通讯设备。但外界对这家公司真实业务并不知晓。
2018年9月18日,牛力公司注册地北京市丰台区丰台镇东货场路38号院物业管理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根据租赁记录,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确实曾在此租赁过办公地点,但该公司具体从事何种业务他们并不知晓。工作人员透露,该公司在入驻后不久即提出,因公司业务拓展,想在一楼多租一间办公室,但因一楼空间受限而作罢。不久,该公司搬离。
牛力成立公司背后,是其截访业务的不断发展。据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2014年牛力开始单干时,其截访对象还仅限于江西上饶,至2016年成立公司时,其截访对象已不限于江西,而是扩展至福建省长乐市、漳州市。其间,牛力团伙以合法注册的公司为幌子,逐步构建成一条环环相扣、各司其职的截访利益链条。
截访首先要有信息源。牛力公司的信息源第一靠地方信    访部门的通知,在当地有访民上    访时主动雇佣牛力团伙截访;第二则靠信息员反馈。在陈裕咸案件中,牛力承诺给鲁建明的信息费为300元,但还未等兑现,就发生了访民死亡事件。
现年59岁的江西上饶访民张来水就曾吃过“信息员”的亏。据其回忆,2014年其一行3人至京上    访,多位“信息员”向其推销住宿信息,只需25元一人。当时,尚缺乏上    访经验的张来水等人轻信了“信息员”,后被诱骗至无人处,遭多名不明人员强拉上车遣返回京。
第二要有车辆和司机。据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牛力公司共有3辆车:一辆蓝色7座商务车,车牌号京N32ZZ9,系牛力以陈家全车牌购买;一辆银灰色别克7座商务车,车牌号京Q0ZF02,系牛力以朋友孙义盼车牌购买;一辆马自达6轿车,车牌号闽JQ8510,车主系牛力女友高珍艳。此外,牛力还雇佣多名司机,包括张立阳、于雪彬、陈家全等人。
江西省上饶县清水乡访民杨炳柱透露,自己在2015年赴京上    访时即遭牛力团伙强制遣返,遣返车辆包括上述京N32ZZ9商务车。
杨炳柱回忆,2015年1月10日上午,自己在北京市丰台区中国建材大院门口遭八九名不明人员强拉上车,当时共有两辆车,一辆为黑色面包车,另一辆即为京N32ZZ9蓝色商务车,在遣返途中,两辆车一前一后将其押送回清水乡,到达后,由京N32ZZ9车辆上人员与清水乡政府工作人员做了交接。上饶县公安局清水派出所2015年1月12日出具的《犯罪嫌疑人归案情况说明》显示,杨炳柱是“被清水乡政府安排的北京送访人员送回上饶”。
第三要有负责押送上    访人员的“黑保安”。据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牛力雇佣专人安排管理“黑保安”,负责人为牛铁光与苏日力格。在陈裕咸案件中,张法辉、张盼、李鑫星等人则为雇佣来的“黑保安”,其中多人均有犯罪前科。除上述人员外,牛力团伙还雇佣了20余名“临时保安”,平时就居住在丰台区望园东里的“宿舍”,一旦有截访业务,即有牛铁光、苏日力格“派活”,一趟每人酬劳200至300元。

▲犯罪嫌疑人牛力与前妻、女儿的合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翻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1

主题

444

帖子

1664

积分

四级士官

Rank: 8Rank: 8

积分
1664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0 10: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1个月截访费高达80万元”
牛力称,2016年10月,他在北京一次饭局中结识了时任上犹县信    访局局长赖学文,当时,赖学文尚以为牛力叫“季芳”。结识后不久,双方就进行了第一次合作,于2016年截访过一次上犹访民。但是,双方的第二次合作就出了事,发生了陈裕咸死亡案件。而赖学文则称,双方合作过“三四次”。
在合作中,牛力公司备有专门的发票簿,以汽车租赁费形式开具发票。陈家全供述称,每次出车车上都会带一些发票,发票是汽车租赁行业的手写发票,有时候直接给对方空白发票,具体数额对方填。高珍艳透露,有时也将合同和发票快递给对方,发票内容就是租赁费。
据牛力供述称,其为了截访方便,曾在北京西红门一家复印店做了3个“上饶县信    访局工作证”,分别由其本人、张立阳、牛铁光3人持有。但据新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时任上饶县信    访局负责人称,他并未同意牛力办理工作证。
频繁的截访造就了牛力公司的红火生意。牛力团伙中一位“临时保安”魏猛在笔录中透露,在2017年5月3日至6月5日这一月间,仅其本人参与的截访就多达7次,共押送过至少32人。这其中包括:
5月3日,5个临时保安,2个司机,押送3个男访民回上饶市上饶县一派出所;
5月7、8日左右,6个临时保安,2个司机,押送男访民回上饶市上饶县一派出所;
5月12、13日左右,6个临时保安,2个司机,押送3男1女回上饶市上饶县一派出所;
5月15日左右,2个临时保安,2个司机,押送1位男访民回福建省漳州市一家精神病院;
5月20日左右,5个临时保安,2个司机,押送5位访民回上饶市上饶县一派出所;
5月25日左右,4个保安,2个司机,押送4位访民回江西省上饶市上饶县一派出所;
6月5日下午6点钟左右,12个临时保安,4个司机,押送14位访民回江西省上铙市上饶县一交警大队院内。
赖学文曾在笔录中表示,在与牛力的合作中,押送一人的费用为2万元左右,如果以押送陈裕咸的2.5万元来计算,仅上述1个月截访费就高达80万元。
“非正常上    访”背后的截访成本
不少访民称,因为牛力等人的截访公司的存在,他们进京需要想办法躲避这些“黑保安”。
江西上犹访民张声华回忆,为躲避火车实名制购票,他想出了分段买票的办法,在途中换乘后分段买票进京。此外,即使分段买票,终点站亦不能轻易设置成北京,而是买票至距北京较近的河北霸州等地,制造目的地不是北京的假象。到霸州后不必下车,至北京西站再补票。
江西上饶访民伍云凤曾与他人共同出资包车进京,每人包车费达2000余元。在张声华与伍云凤看来,这种乘车方式给他们带来巨大的上    访成本。
时任上犹县政法委书记刘晓龙曾在案情通报会上承认,为遣送陈裕咸向截访团伙开出2.5万元价码,“成本相当高昂”。
伍云凤与张来水均称,其在上    访被遣送回乡后,多次见证当地村干部在接车现场向截访人员现金支付截访费用。据其事后了解,截访费用为每人1.2万元至2万元不等。
江西南昌访民邱国民出示的一份当地街道向派出所的报案材料称,自2013年6月至2015年5月,邱国民兄弟4人多次赴京非正常上    访,累计达120多人次,仅劝返费、差旅费等开支高达40余万元,“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然而,高昂的截访费用并未让非法截访团伙满足。据牛力供述,交通费按公里计算,每公里8元。如遇截访人员需要食宿,住宿住低廉宾馆,由地方政府实报实销,餐费每天为20元。
此外,公司本身的人力成本也是一大笔费用,牛铁光与张立阳在北京丰台区望园东里租住的房屋亦是由牛力出钱,每月4800元。牛力还为上述两人按月开工资,每人6000元。在陈裕咸案件中,每名保安的费用为200至300元。在陈裕咸死亡后,每名保安还额外获得了500元“跑路费”。
江西上犹前访民黄民生自2011年起多次进京上    访被截访团伙送回,由于遣送次数多,其与截访人员混得熟了,相互之间有了了解。
在2013年的一次遣送途中,一位截访团伙成员抱怨,截访成本因油价、交通等原因节节升高,仅送一人成本就高达8000元。抱怨之余,该成员竟然鼓励黄民生多到北京上    访,这样其截访生意就能更红火。黄民生曾多次听截访人员讲,截访只为求财,“他们也担心与访民结仇遭到报复”。
如果截访团伙在截访过程中不慎“走火”,导致访民受伤或死亡,其恶果也往往由地方政府承担。上述福建霞浦县牙城镇访民郑鸿良在2011年撤诉后,镇政府赔偿了其6万余元医药费。
在向家属的案情通报会上,时任上犹县政法委书记刘晓龙也道出花费高成本截访的原委。
他表示,政府雇佣牛力的公司将陈裕咸接回,主要是怕陈在北京因非正常上    访,进一步受到法律制裁。这也是信    访部门的职责所在。信    访部门的本意是迅速、安全地将访民接回,绝不存在信访干部指使、默认牛力等人非法对待访民。“访民到了北京,存在非正常上访的风险,赖学文的岗位职责,决定了他会去做这件事。换成王学文、马学文,也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新京报记者:卢通 吕烨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